我妈说,在以前老家兄弟分家,连一把柴火都要分得清清楚楚,我说都是因为穷;我妈说,在以前老家地里耕种,能往你家多耕一分就绝不只占九厘,我说都是因为穷;我妈说,在以前老家,邻里借只碗都是能不还就不还,我说都是因为穷。

以前我不怕穷,小时候跟长辈争论钱是不是万能的,钱怎么可能万能,有手有脚哪里都饿不死,要那么多钱干嘛。过去的这几年也不怕穷,不缺吃不缺穿,老婆也能跟着忍受。

钱重不重要?这个年纪的我像吊在了陷阱的半空中,不甘去忍受掉落后的阴暗潮湿,又无力爬出坑口享受自由的空气。

钱当然不是万能的,它只能让你不困在逼仄的出租屋,只能让你不多地奔波,只能让你亲有所养子有所教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